追蹤
天下為公-leslie.k的公民教室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淑玲老師的數位教室
  • 1087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命權與生命自主意識的抉擇

 

生命倫理-生命權與生命自主意識的抉擇

    1983年Nancy 21歲的時候因為車禍而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為確保營養的供給,醫生為她植入了食物餵管。醫生預言說Nancy將可再活上30年。她的父親後來描述說:因從Nancy陷入昏迷之後,就未對外界的刺激有所謂有意義的反應。要幫助她,最有人性的方法就是讓她跳出不生不死的邊緣。

 家屬後來要求Nancy的安養師拔除她的食物餵管,但遭到了拒絕。家屬因之訴請法院請求准予把餵管去除。高等法院最後的判決駁回了家屬的上訴,因為法律認為對保障一位不能表示意見的人之生命的責任,高過於她的家人對終止治療或餵管之請求。

 1989年12月Nancy成了美國最高法院第一個訴求「死亡權」的案件。但最高法院後來的判決認為,在當事人沒有清楚令人信服的證據來支持他不願活成植物人的意願時,誰都不能否定她的生命權。最高法院以此5比4的決定聲明:

 1.國家有權主張,保障人類生命為不可爭辯的利益。

 2.生與死的選擇是私人的行為。

 3. 當失能的人沒有愛她的人來權充代理人時,濫用就可能發生。

 4. 國家有權利表明保障生命是絕對的利益。

 這個判決留下了一個空間,即當一個清楚及令人信服的證據可以獲得時,則這個事前指示的醫預囑(Advance Directives),將是有力的說服。後來Nancy的三位朋友挺身而出證明曾與Nancy談論過生死的問題,而Nancy表示不願意活成一位植物人。有了證人,法院終於允許Nancy賴以維生的餵管可以拔除。

  Nancy終在1990年12月26日嚥下最後一口氣與世長辭。Nancy的事件激起了很多州政府推動”醫預囑”的立法。雖然第一個”醫預囑”在1976年就在美國加州通過,但卻是1991年11月才有”病人自決法案”(Patient Self-Determination Act)的通過。

 Nancy案件在判決的過程中,密蘇里州法院一位法官曾說,也許我們的判決是錯誤的,但我們寧可選擇與生命站在同一邊(We choose to err on the side of Life)。這個案件的最後結果對爭取「自殺權」的人來說,也許是一大勝利,但Nancy之父親6年後卻因憂鬱而自盡。Nancy墓碑上,寫著:「我們最親愛的女兒,姊妹,阿姨,生於1957.7.20,離開於1983年1月11日,終得安寧於1990年12月26日。」“離開”(departed)與“終得安寧”(At peace),這幾個字暗示著Nancy的家人對由非自然方法維持生命的無奈。
 

 

看完上述案例讓我沉吟良久,究竟生命權是什麼?什麼才是真正的關懷生命與敬重生命?是讓一個生命無意義的活下去,忍受更多的折磨?或讓一個生命在無可救藥時,自然又安詳的走完一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